快捷搜索:

他现在完全能够确定楚天狼没有骗自己

  云扬将他口中的破布取了出来,放在一边,道:“楚天狼,还吐唾沫吗?”
 
    将脸凑上前,道:“来,再吐一口我看看。”
 
    楚天狼看着云扬这张俊秀的脸,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冷颤。
 
    这就是一个恶魔!
 
    从他手上施展出这么残酷恶毒的手段,而他自己居然脸上表情,眼中神色都没有半点变化!
 
    看着这张脸凑上来,楚天狼非常想再吐一口唾沫,但是,想了半天,也没有吐。
 
    “这就乖么。”云扬笑嘻嘻的说道,拍了拍楚天狼的脸,道:“下面认真听着我的问题哦,回答不回答的不要紧,若是听不清楚,就是四肢一起进行魔鬼抽筋啦。”
 
    楚天狼恨极的仰天咆哮一声。
 
    云扬不为所动,道:“当初,天玄崖事件,想必你记得很清楚。我问你,九尊的情报,你从何处得来?”
 
    楚天狼眼睛突然睁大,如见鬼魅的看着云扬。
 
    “听清楚了吗?”云扬和善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清楚。”楚天狼敏感的察觉到了云扬那平静眼底的疯狂,不由自主地回答。
 
    “嗯,说吧。”
 
    楚天狼急促的喘气,突然心一横:“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 
    “不知道最好了。”云扬笑:“我就喜欢铁骨铮铮的汉子。”一伸手,破布已经又塞进了嘴里面,体贴得道:“待会很疼,小心别咬了舌头。看我多体贴呵呵……”
 
    两只手快速的飞舞,魔鬼抽筋,同时在四肢进行!
 
    楚天狼浑身剧烈颤抖起来……
 
    云扬一转身,平静地走了出去:“不着急,楚天狼,我担保你在我这里最少能活十年!我们还有十年的时间,可以慢慢耗。你要相信我,只要我不愿意,你就死不了的。”
 
    楚天狼的脸上露出极致的恐惧,想要开口,但那种锥心彻骨的痛苦已经潮水般而来。他眼睁睁的看着云扬走出去,眼中充满了哀求。
 
    云扬的身影已经打开门:“我这人心软,看不得别人受苦,所以我出去,眼不见为净,楚庄主好好地享受,就不用感谢我了。”
 
    想了想,突然退了几步,背着身子,一根手指准确的点在楚天狼太阳穴上,一股清凉透指而入:“差点忘了,这股力量,可以让你不会昏迷……”
 
    这才施施然走了出去。
 
    恶魔!
 
    恶魔!
 
    楚天狼心中在疯狂咒骂。
 
    但那潮水一般,一浪高过一浪的痛苦,让他连呜咽之声都发不出来,只是在痛苦的挣扎,听着自己身上骨头在相互撞击……
 
    楚天狼第一次认识到,什么叫做生不如死。
 
    过了足足有一刻钟,云扬才终于从门口进来,伸手在楚天狼身上拍了拍,解除他的痛苦,笑容可掬的道:“楚庄主,现在愿意回答了么?”
 
    楚天狼大口喘息,贪婪地呼吸空气,两眼已经死灰一般无神,只感觉浑身最后一点力量,也已经被无边的痛苦带走。
 
    云扬笑吟吟的道:“嗯?骨头还真硬,还不说,是吧?”
 
    “我说!”楚天狼嘴唇颤抖着:“只求你给我一个痛快!”
------------
 
第五十八章 回首时,天下皆敌!
 
    “给你一个痛快?”云扬道:“我也喜欢痛快。嗯,那我问你,九尊的情报,你从何处得来?”
 
    “我……我是从正月十九那里得来的情报……我真不说谎!”楚天狼颤抖着:“正月十九,在军方军部有内线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点点头,道:“为了表扬你的不诚实,这一次,半个时辰。”
 
    再度魔鬼抽筋使出,这一次,除了四肢之外,连背脊,也一起施为。然后,云扬根本不顾楚天狼的求饶,不顾楚天狼连声的:“我说,我说……”
 
    而是直接堵住他的嘴,转身走了出去。
 
    这半个时辰可是足足的!
 
    等云扬回来的时候,楚天狼已经只有出的气,没有进的气;整个人就像是一滩泥巴,而且是泥水特别多的那种……
 
    看向云扬的眼神都是哀求的。
 
    云扬慢条斯理的帮他解决了手法,淡淡道:“真的是从正月十九那里得到的情报吗?这样的滋味,我可以一天让你尝受二十次,留下两个时辰,给你回回气,放心,十年的时间长着呢……”
 
    “不是,不,不,不是正月十九……”楚天狼脸色死灰,焦急的道:“是另一个人,但是我也不知道他的身份,而且,他不是我们四季楼的人,这一点我很确定。”
 
    “恩。说说。”云扬坐下来,淡淡道:“长相啊,气质啊,气势啊,特点啊,兵器啊,身材啊,都说说。”
 
    楚天狼努力地回忆着,脸上涕泪纵横。
 
    他本以为自己是个硬骨头,能够扛得住任何刑罚。但是却高估了自己。
 
    这种刑罚,是真的扛不住啊。
 
    若是身上还有玄功,倒是差不多,但,却已经被化没了。当然,击倒楚天狼的最后一根稻草,乃是……活着已经没有挂念,没有希望。
 
    家人已经全都没有了,自己又已经废了。还坚持什么?
 
    “那是一个身材很魁梧的人,蒙面,但是,能够感受到一种军队特有的铁血气息……身上威势很重……应该是手掌大权……最不济,也应该是大将军之列……”
 
    “大概有八尺高,手掌骨节很宽大,说话声音浑厚,但低沉;似乎是刻意掩饰……”
 
    “称呼的时候,我只是称呼他上官……并不知道真实姓名。”
 
    “他的身上那种血腥气很浓,那是一种杀过很多人的……一种凶煞之气。”
 
    楚天狼努力地回忆着。
 
    云扬微微眯着眼睛,按照楚天狼的描述,在自己脑海中寻找着这个人。他现在完全能够确定,楚天狼没有骗自己。他所说的,都是真的。
 
    他的眼神,已经崩溃,瞳孔,都已经散乱。
 
    这是丝毫做不得假的。
 
    “位高权重,经历过战阵杀伐;很威严,很高大,很魁梧,骨节很粗大……”云扬心中在一个个的过滤。
 
    当然,也要考虑这个人是不是改变了形貌的原因。
 
    所以现在,云扬筛选出来的人,只是都处在嫌疑阶段。
 
    “还有呢?”云扬阴森道。
 
    “……没了……”楚天狼使劲思索,茫然摇头。
 
    “放屁!”云扬阴冷说道:“还有,是谁的人!这个,楚天狼你敢说你自己心里没有数?”
 
    楚天狼打了个寒颤,道:“这个,我估计,应该是几个皇子的人……但,其中究竟是谁的支持者,还真说不好。一开始本以为是太子的人……但,后来发现,却又模棱两可,不像。”
 
    云扬皱皱眉。
 
    这个答案,有些出乎他预料之外。
 
    他本来差不多已经将目标锁定了太子;怎么在这里,又有了其他的转折?
 
    “你有何凭据?”云扬问道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