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两根手指就捏住了楚天狼的脉门

 
    楚天狼一阵迷惑:“你救了我?”
 
    “废话!”云扬哼了一声:“你失忆了?想不起来?”
 
    楚天狼怒道:“你既然救了我,为何要把我捆起来?”
 
    “我不捆你,如何给你治伤?”云扬怒道:“你他么就像个活的一扬,扭来扭去,力大无穷,我不捆起来,封住你的修为,难道等你自己把自己折磨死么?”
 
    楚天狼顿时有些讪讪。
 
    相比自己昏迷之中挣扎得厉害?再一看自己身上的伤口,的确是被包扎了起来,不由得歉然道:“原来如此。抱歉了,那么,闲杂能不能将我松开?我的手脚被捆的难受。”
 
    “难受?更难受的时候……马上就开始了呢。”云扬笑吟吟的说道。
------------
 
第五十七章 严刑拷问!
 
    顿时感觉到了不对劲。
 
    楚天狼霍然抬头,眼神突然变得如同鹰隼一般锐利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 
    云扬嘴角一勾,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,缓缓道:“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;第一,我不是皇帝陛下的人。第二,我不是太子殿下的人,第三,我不是四季楼的人。”
 
    眼中的惶恐之色越来越重,楚天狼敏感的知道,自己貌似是落入了一个陷阱。
 
    一个恶毒的陷阱!
 
    原本以为能够从四大家族的手中逃脱,就已经安全了。但现在看来,却似乎是落到了更加恶劣的地步。
 
    最起码,那四大家族自己还知道是什么人,知道根底。但眼前这个少年,自己却是根本不知道来历。
 
    “你的家人都已经死绝了。”云扬缓慢的声音,一字字清晰地说道:“所以,我想要知道什么事情,就只能从你身上下手,而不能要挟于你。”
 
    他眼睛秋水寒潭一般的看着楚天狼:“所以,我希望你做好准备。”
 
    楚天狼嘿嘿一笑,厉声道:“你且试试,能不能从楚某口中知道些什么有用的!”
 
    云扬笑吟吟的说道:“当然,当然;其实我也不希望,刚打个耳光子,你就将一切的什么全都说了……那样,没有乐趣,也没有半点学以致用的成就感。”
 
    楚天狼冷笑:“楚某别的没有,这一身硬骨头,还是有的。”
 
    “我正要知道,你的骨头到底有多硬。”云扬柔声道:“难道你现在,就没感觉自己浑身发软么?”
 
    楚天狼一愣,随即运功感觉了一下自己身上,却顿时骇然发现,自己一身玄功,此刻已经不知去向。
 
    丹田中空空荡荡。
 
    而且,自己的浑身肌肉,似乎也松弛了下来,连骨头都有些酥软,酸涩的那种情况,甚至,连牙都软了!
 
    伴随而来的,还有头脑中一阵一阵的晕眩感。
 
    楚天狼大吃一惊,突然间想到了什么,骇然抬头:“神仙恨?!”
 
    云扬打了个响指:“不愧是天狼庄主,连神仙恨都知道,佩服佩服。”
 
    楚天狼脸上露出来绝望的神色。
 
    云扬搬了一把凳子,坐在他面前,道:“距离神仙恨完全发作,距离你可以让我随心所欲的摆布,大约还有一盏茶的时间。这段时间里,我们可以好好聊聊。”
 
    楚天狼紧紧的闭住嘴巴,心中恨意滔天,他甚至连眼睛也闭上了。
 
    不愿意看到云扬,不愿意听到他的声音!
 
    神仙恨啊。
 
    传闻这是一种极致恶毒的散功药;一般的散功药在药效过了之后,还可以恢复修为。或者说有解药,也能解救。
 
    但中了神仙恨之后却是绝无可能!
 
    浑身修为,在神仙恨入体的那一刻,就已经化为乌有。就算是天上的神仙,中了这种神仙恨,也会成为一个任人摆布的凡人!
 
    这便是神仙恨这个名字的由来。
 
    自己已经毁了!楚天狼心中很清楚。
 
    哪怕是活着出去,也完了。
 
    “我本不想对付你。天狼庄主。”云阳却不管他看不看,也不管他听不听,只是自顾自的说下去:“毕竟,你楚天狼也算是有名有姓,虽说是作恶多端,罄竹难书,但,这些也轮不到我来管……”
 
    楚天狼几乎想要连自己的耳朵也堵住,不想听到这个可恶的声音。但云扬的声音却如同魔音穿脑,钻进耳朵里来。
 
    听到这里,却是不由自主地想要问一句:你他么的不想对付我;也不想管老子的事,那今天这个算个球蛋?!
 
    只听云扬说道:“不过我听一个人说过你之后,就立即决定,我要搞掉你!”
 
    楚天狼终于忍不住,道:“谁?”
 
    云扬和蔼可亲的微笑:“正月十九!”
 
    这货,果然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将李长秋卖了。
 
    “正月十九!”楚天狼几乎想要咬牙,但,牙齿也已经酸软;装着毫不在意的道:“什么正月十九?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 
    云扬笑了笑:“你说呢?正月二十一?嗯?!”
 
    楚天狼浑身都软了下来。
 
    对方连正月二十一这个日子都能够说得出来,那么,对自己还有什么是不了解的?
 
    “你是谁?你是谁?你是谁?你到底是谁?!”楚天狼几乎疯狂。
 
    什么时候居然有一个这样可怕的敌人?
 
    哪里来的?
 
    自己的身份何等绝密。他怎么会知道?
 
    “我是谁……等我想告诉你的时候,你就会知道。”云扬温柔道:“不过,你要听话才是。”
 
    楚天狼恶狠狠地看着他,张开嘴呸的一声一口唾沫喷出来。
 
    云扬一偏头,一口唾沫擦着耳朵飞过去,下一刻他已经伸手,微笑道:“你竟然敢对我吐唾沫……一口唾沫的代价,你知道是什么么?”
 
    一只手,在楚天狼身上点了点,从脖颈,肩膀,一直点到了右手手臂,随即,两根手指就捏住了楚天狼的脉门。
 
    楚天狼惨然色变。
 
    魔鬼抽筋!
 
    这就是云扬现在所用的手法,错非见多识广的老江湖,根本不会使用。这是种让人谈之色变的刑罚。
 
    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,就看到自己胳膊上一股青筋突然鼓了出来,然后开始在肌肉中翻卷,虬起,不断地翻卷变化。
 
    那种极致的痛苦,让楚天狼一仰头就要叫出声来。
 
    但云扬一伸手,一块破布就塞进了他嘴里,淡淡道:“别叫,我喜欢清静。”
 
    手臂上的大筋从胳膊开始旋转,到肩膀,到脖颈……骨头被自己的筋旋转的咔咔作响,肩膀似乎分成了两块,一块差点到了左肩膀那边去,一块却是高高鼓起,几乎与额头平齐;而手肘部位整个的翻了过来,肘尖竟然扭转到了前面。
 
    楚天狼的脸上黄豆般的汗珠滚滚而下,一张脸已经完全扭曲,两只眼睛几乎瞪出眼眶,全是血丝!
 
    他想叫,却叫不出声。脸上肌肉,已经全部痉挛扭曲。
 
    “舒服么?”云扬的声音幽幽的说道:“若是不舒服,我可以将你的左手和两条腿也加上……”
 
    楚天狼两条腿直蹬,两只眼睛痛苦万状的看着云扬。
 
    牙齿咯咯作响。
 
    “看得我不忍心……”云扬伸手一拍,楚天狼的筋顿时恢复原样,呼呼的大口喘气,口中呜呜做声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