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庄内死伤已经不计其数敌人下手毒辣

哼,老三与这楚天狼,有冲突吗?或者说,被老三欺负得罪的那些人之中,有人与楚天狼有关系嘛?”
 
    “这个,从表面上来看……没有任何关系。不过,都喜欢美女……”
 
    “没有关系……才是最可疑的。”西门万里哼了一声,眼中已经有厉色闪动。
 
    “二公子……这个,楚天狼的特征与凶手虽然相符,不过……却是太相符了,这其中定有疑点;倒似栽赃嫁祸一般。”一人皱眉说道。
 
    “栽赃嫁祸?”西门万里冷哼一声:“栽赃嫁祸又如何?楚天狼,还是我们的第一名,还是我们的第一目标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楚天狼做的,我们干掉他,就已经将此事了结。若不是楚天狼干的,那么我们抓住楚天狼,从他的仇家里慢慢寻找,也一样可以找得到真凶,所以,不管是不是他,这个楚天狼,我们都是非做不可!”西门万里道。
 
    “可以……谈一谈……”那人犹豫了一下,建议道。
 
    “谈一谈……嘿嘿……”西门万里冷笑:“若是打草惊蛇……你来担负这个责任嘛?”
 
    那名西门家族高手顿时面如土色:“不……不敢。”
 
    “不敢就闭嘴!”西门万里哼了一声,厉声道:“若是走漏了风声,唯你是问!”
 
    那人顿时脸色苍白。心中大为后悔,刚才为什么要说那句话。
 
    西门万里缓缓踱步,目光闪动:“家族的消息,还没有传来。不过,我估计,家族的人已经在路上了。”
 
    “出了这么大的事,无论如何,都要有人付出代价。”
 
    “这个楚天狼……务必要在家族高手到来之前,擒拿到手中!”
 
    “否则……这件事,谁都脱不了干系!”
 
    西门万里声音阴森森的,但在场的人却是突然间恍然大悟。
 
    现在的主要问题,根本不是真正的找到真凶报仇,而是……在家族的人到来之前,务必要先找出一个顶罪的,来平息家族的怒火。
 
    若是连这样一个人都没有,家族的人到来的时候,恐怕就真的是自己等人倒霉的日子来临了。
 
    时间很紧迫。
 
    也就是说,必须是楚天狼了;就算不是他干的,现在也必须是他干的!谁让他这么符合条件呢?
 
    “楚天狼,天狼庄资料,要快!”西门万里冷着脸。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“抓紧时间分析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但这一分析天狼庄,西门家族的人却是倒抽了一口气。天狼庄固然绝不会放在整个西门家族眼中;但,就自己现在的这些人,却是绝对不是天狼庄的对手!
 
    这个天狼庄在这一带,简直就是一个庞然大物!
 
    高手无数,关系复杂,盘根错节;防备森严!
 
    “持我名帖,请东方公子,南宫公子,北野公子前来。”西门万里哼了一声:“大家商议一下,小小的天狼庄,难道还能够挡住我四大世家一击之威?最多,我欠下一个人情给他们。”
 
    “公子妙计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太阳刚刚升起;这边四大公子已经计议停当,四大家族,各出无十名高手,剿灭天狼庄!
 
    只是,只有东方家族有一位七重山长老前来,但此人却不愿出手。
 
    而剩下的四大家族高手中,修为最高的,不过是六重山巅峰。
 
    “既然如此,还请上官长老掠阵如何?”西门万里退而求其次。
 
    “如此也好。”
 
    “如此,我们有六重山高手六人,五重山高手八个人;剩下的全是四重山高手。对付一个天狼庄,足够了!”
 
    东方晴空摇着折扇:“既如此,我们不妨,也都去看看热闹。”
 
    “这个,天唐城官府方面,还需打个招呼。万一在攻打天狼庄的时候,官府大军出现……这个,可就有些不大妥当。”
 
    “放心,此事我已经安排妥当。”
 
    “多谢诸位,日后若有差遣,我西门万里必然全力以赴。”西门万里郑重抱拳。
 
    “西门兄客气。此事是应当的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们四大家族守望相助,同气连枝,理应如此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时候开始行动?”
 
    “下午。”
 
    “下午,不等太阳落山,就开始行动。务必要在天黑之前,结束战斗。”西门万里脸上有残酷的笑意:“我就不要晚上出手,就偏要在白天毁灭!”
 
    “要让天下人都知道,敢招惹我们四大家族的下场!”
 
    “西门兄真是霸气,豪气干云!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……如此就一言为定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就在下午时分。
 
    这一场影响深远的战斗,就从毫无征兆之下,突然打响了!
 
    天狼庄几乎就是毫无防备,突然间就是四面受敌,四支人马,从四个方向进攻,见人就杀,一路血浪滚滚,杀向庄子中心。
 
    天狼庄还没反应过来,已经血流成河。
 
    楚天狼中午与一帮江湖汉子摆宴痛饮,现在还在酒醉之中,躺在床上睡觉;突然间喊杀震天,猛地坐起来,居然头晕目眩的踉跄了一下。只感觉头痛欲裂。
 
    “怎么回事?”楚天狼大声喝道,同时跳了起来,一伸手,剑已在手;体内玄功疯狂运转,一丝丝白雾带着酒气,从身体内散发,同时,左手一深,一股冰寒的力量赫然展现,桌上一杯茶水已经凝成冰块,直接捏碎,敷在自己脸上。
 
    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,顿时清醒过来。
 
    一个庄丁连滚带爬的奔进大厅:“庄主不好了,有贼人攻击我们庄子,现在已经攻进来了……”
 
    “贼人?”楚天狼一时间有些茫然:“哪里来的贼人?”
 
    这么多年太平无事,天狼庄威震四方,谁敢来捋虎须?怎么会出现大批的贼人?
 
    “不知道哪里的贼人,一个个修为高强,庄内死伤已经不计其数,敌人下手毒辣,毫不留情……秦五爷都已经战死了……”
 
    壮丁浑身颤抖。
 
    楚天狼睚眦欲裂,一声大吼,身子已经流星一般奔出大厅。
 
    急促的钟声,唿哨,已经响成一片。天狼庄的武力,也在这一刻从四面八方展现,迎头冲向杀进来的四大家族中人,高呼酣战。
 
    楚天狼一闪身,已经到了天狼庄最高处的钟楼,往下看去。只见四个方向,浓烟滚滚,血浪滔天,喊杀声如雷震。
 
    触目所及,已经是一地尸体。
 
    敌人强大之极,一般的庄子守卫人员,根本不是对手,一触即溃。
 
    庄子里几道身影闪电般冲出去,那是庄子里面的高手在行动……
 
    楚天狼仰天一声长啸,身子如同流星一般飞出来,选择了最疯狂,也是杀戮最重的一个方向,怒火万丈的迎了上去。
 
    两道剑光经天而来,还未落地,已经有两个人被剑光斩做两段,楚天狼轰的一声落下,一剑狠狠劈在对面一人剑身上,那人的手中剑拿捏不住,脱手而飞。
 
    “住手!”楚天狼大吼一声,喝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为何无故犯我天狼庄?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