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刚要转身再出去目光不经意的瞥见然一新的格局

 乔羽欣乖乖的坐在自己的位置,低着头,想笑又怕他会不好意思,换一种相处模式,原来可以看到不一样的他。
 
    过去的五年多,也并不只是因为他的沉默,还有她,嫁给他之后,就没在主动过,总是能躲着就绝对不会多在他面前出现。
 
    她以为那样可以一点点儿划开彼此之间的关系,原来她错了,错的离谱,她要做的,不是想着结束,而是好好开始,一直走下去。
 
    韩志诚别扭的看着她,第一次在她面前,有种快要被她看穿心思的感觉,居然也会忐忑不安,这个女人今天一定不正常,不然怎会如此不同。
 
    “乔羽欣。”他嗓音硬朗的叫她一声,听的出来他此刻内心情绪很复杂。
 
    “嗯?”乔羽欣迅速的抬起头来,扭头看着他。
 
   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,韩志诚眉心不自觉的一拧,“你到底想要什么?突然这样,是想离婚吗?”
 
    离婚,她好想提过两次,现在想想,那时候的她,好傻,也终于明白,他一直不肯离婚的原因。
 
    乔羽欣用力的对他摇头,“不离,你再怎么想离,我也不离。”
 
    车后传来车辆鸣笛的声音,两人这才发现已经绿灯,韩志诚收回视线,脚踩油门,十字路口完全过去之后,他一边开车一边问她,“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?”
 
    乔羽欣并不回避这个问题,也不在像从前一样,、一直在压抑着内心的情感,“想要和你过一辈子。”
 
    韩志诚听到她说这句话时的心跳在告诉自己,他心动了,因为她一句,想要和他过一辈子。
 
    之后,他都没有再说话,车厢里也就一直沉默着,很快,也就到家。
 
    下车后,乔羽欣站在车旁不走,韩志诚一个人走在前面,都已经准备上电梯,回头一看却没看到乔羽欣的身影。
 
    心口猛然一怔,刚才他走神了,的确没注意到她。
 
    重新回停车场找她,看她一个人倚在车旁正朝着他走去的方向对他微笑,韩志诚眉目一深,直到站在她的面前才说话,“你站这儿干什么?”
 
    乔羽欣看着他,笑着,大胆的要求他,“你背我回家。”
 
    嘁,韩志诚就像是听到一个笑话,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,是有多不正常。
 
    “你爱回不回。”他要是能被她牵着鼻子走,他也不是韩志诚了。
 
    他冷声说完,就真的不打算背她,径自离开。
 
    乔羽欣撅着小嘴,看着他伟岸决然的背影,不禁叹气,想要改变他,想要打开他的心,难度很大啊。
 
    她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,就一直站在这里等他回来背,估计要是那样的话,她在这里站到天亮,他也不可能回来背她。
 
    算了吧,赶紧去追他吧,可别过会儿他反悔了,连家门都不让她进,她就真的无家可归了。
 
    乔羽欣小跑着追上他,电梯门刚好打开,他走在前面,她小尾巴一样的跟在他的后边,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,乔羽欣往他身旁靠近一些,小手故意的用手指勾了一下他的手指,明明就是故意的一个小动作,她却佯装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好好的站着,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盯着不断跳跃的红色数字,完全的若无其事。
 
    说真的,韩志诚现在直接将她就地正法的心都有,但如果真的那么做了,他会觉得很奇怪,即使在之前会并不奇怪,主要是今天的她太奇怪。
 
    有种被她看穿一切,被她勾,搭成功,反而她会很得意的感觉。
 
    因此,再心猿意马,他现在也都努力的压抑自己,不准让她得逞。
 
    电梯停下,门打开,还是韩志诚走在前面,她跟在后面,他比平时走路要快,应该是想要躲着她,像躲流感一样,一不小心就会被感染似的。
 
    刚一进家门,乔羽欣就问连鞋子都不换就准备上楼的韩志诚,“老公,今晚我们吃你最爱的咖喱米饭和排骨粉丝汤好不好?”
 
    韩志诚一只脚刚踏在楼梯台阶上,忽的猛然回头,愤然的怒瞪着她,“乔羽欣我警告你,不准那样叫我。”
 
    乔羽欣佯装完全听不懂的看着他,明知故问,“哪样啊?对了,你最爱的应该是我才对,那今晚我们就吃你第二爱的咖喱米饭和和排骨粉丝汤。”
 
    “乔羽欣!”韩志诚心情烦躁的很,这么多年,就算她离开了一年,他也从未像这几个小时一样,有种完全拿她没有办法的无力感。
 
    他气的都想要砸东西,而她还是对他笑着,“老公,什么事?”
 
    韩志诚是真的对她没有办法,她想怎样就这样吧,他不搭理她总行了吧。
 
    乔羽欣看着他恼怒的上楼,嘴角还不禁噙着笑意,今天才发现,她老公是挺可爱的一个大男人。
 
    韩志诚回二楼房间后,房门刚甩上就觉得不对,刚才只顾着和她莫名其妙的置气,忘了这一年他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搬到一楼她之前住的房间。
 
    刚要转身再出去,目光不经意的瞥见自己房间焕然一新的格局,床上用品竟然换成了大红色!上面还有香槟玫瑰花瓣拼出两颗连在一起的心!
 
    她这到底是要做什么?吃错药了吗?昨天刚回来的时候明明还不是这个样子。
 
    就在他准备下楼好好质问她一番的时候,放在裤兜里的手机有信息进入,他先拿出手机看了一眼,竟然就是乔羽欣发给他的。
 
    上面写着,用香槟代替我像你表白,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,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,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,没有你的我就像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。
 
    韩志诚,我乔羽欣这一生,注定只钟情你一人。
 
    你一定不知道,上帝早就任命于你我,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般配的一对,我只能爱你,而你,也早已别无选择。
 
    老公,说你爱我吧,我们今晚,洞房花烛夜吧。
 
    永远永远爱你的老婆,乔羽欣。
 
    发完消息的乔羽欣就哼着小歌在厨房里做饭,韩志诚盯着手机看了好长时间,她的一番话,他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。
 
    …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